当前位置:石坡崩埂网>便民>内容

国际观察:联邦快递诉美国商务部折射出怎样的真实美国

来源:石坡崩埂网 作者:未知 发表时间:2019-07-11 06:06:20 我要评论

6月25日美国联邦快递将美国商务部告上法院,要求美国商务部禁止对联邦快递执行《出口管理条例》(EAR)中的禁令。联邦快递指出美国商务部以及《出口管理条例》严重损害了其经济利益和正常运行。根据该条例要求,联邦快递必须要检查每个包裹内容是否符合美国进出口规定,而这对于每天要处理约1500万件包裹的联邦快递来说是“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该诉讼引起了美国朝野的一片震惊,美国商务部一时不知所措。然而这并不是美国公司首次将政府告上法庭,此类诉讼屡见不鲜,足以反映出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在政府治理层面长期面临的困境。

近年来,饮水安全日益受到人们的关注。

二是即使有再强大法律支撑,美国企业诉政府仍要面临巨大压力和风险。尽管斯蒂格利茨等当代西方学者不无骄傲的强调,当前只有在西方国家实现了政府与市场的完全博弈,在这个完全博弈过程中西方国家治理实现自我治愈,即:成功抑制了国家的自我复制和自我扩张,保证了公权力不能随意而为,避免走向“致命的自负”。然而美国国内的法律繁多、诉讼周期长,严重制约了企业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对于大多数美国企业来说,与政府对抗并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美国的司法程序繁杂漫长,各种诉讼案件很容易陷入无休止的等待和扯皮中,对于企业来说,这将会消耗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所以,此次联邦快递以违宪为由起诉美国商务部承受着巨大压力。事实上,美国企业受损的例子不胜枚举。如2016年微软在西雅图联邦法院对美国司法部提起诉讼,联邦政府依据《电子通讯隐私法》不让微软告诉用户,他们的信息被获取了。微软认为这样的“噤声令”是违法的,而且《电子通讯隐私法》已问世30年,已经不适用于现在的技术环境。此案在拖到二诉的三年时间里,2017年美国议会全票通过了《电子邮件隐私法案》,于是美国最高法院于2018年驳回了微软的诉讼案,使得政府仍立于不败之地。

据介绍,沈阳市慈善总会还将继续开发系列儿童公益慈善项目,加大相关慈善项目宣传力度,倡导全社会共同关心和关注儿童健康成长、积极奉献爱心,助推儿童事业不断发展,为建设幸福沈阳作出更大贡献。(记者 郭诗锦)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中国网络版权产业整体用户付费规模接近3686亿元,同比增长15.8%。与2016年相比,3年时间内用户付费规模增长近1500亿元,用户付费规模占整体市场规模的比重也从2016年的44%增到2018年的近50%。与2017年相比,曾作为拉动用户付费规模主要驱动力的网络游戏和直播增速放缓,而网络视频和数字阅读则持续加强付费用户的运营,为其提供更加优质和个性化的内容,增强了用户付费意愿和黏性。

车辆行驶到桥中间时,邝东突然感受到了异样。起初以为是前方车辆发生事故,随后才明白是桥断了。一块大理石围栏向他的驾驶室位置砸来,车窗破碎,车落入水中。

这一次定向降准,被部分市场人士称为“小降准”。之所以被称为“小”,一方面是因为此次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量小,与去年以来单次降准释放4000亿元至8000亿元的资金量相比,此次2800亿元的规模较小;另一方面,本次降准覆盖的是小银行,县域农商行扎根基层,体量相对较小,服务对象也“小”,以民营小微企业、“三农”等为主。

历史地看,人类的经济活动系统在自由竞争资本主义时期就发展出一整套完备的市场机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市场机制的局限性开始暴露,于是西方国家治理体系出现了政府干预市场的机制、甚至提出了“全能政府”的概念,几经挫折和探索,仍然没有找到有效的出路,事实证明政府与市场的“合作关系”只是政治学家经院式的理想。

三是如何限制政府利用公权侵犯企业利益是西方国家治理的长期困境。如何确定“政府-市场”边界是西方政治学的核心议题,但是经历了几个世纪也未能有效解决。上世纪70年代在石油危机的冲击下,长期执行国家干预政策的西方国家陷入了“滞胀”,西方国家出现了“政府失灵”的现象。在新古典主义自由放任理论的影响下,“市场是资源最佳配置方式”的观念重新得以确立,同时,政府失灵使政府全能主义宣告破产,但是公权与私权之间的博弈仍在继续,将公权力关进多大的“笼子里”还存在争议。在没有更好途径的情况下,西方企业就还得继续诉讼的艰难之路。例如,在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政府和烟草公司之间曾因为虚假宣传等原因走上法庭。美国联邦政府指控烟草公司数十年来联合串谋隐瞒吸烟危害健康的研究成果,在吸烟危害性问题上说谎,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于广告宣传吸引青少年吸烟以增加终身烟民的人数,谎称吸低焦油香烟更安全健康。为了打赢这场官司,控辩双方均已花费了上亿美元。美国联邦政府的律师花了5年的时间才让这一案件进入审判程序,而如此漫长的诉讼周期和诉讼费用,是一般企业所无法承担的。2017年3月,美国国土安全部下辖的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对“推特”公司下发了的行政召见令,要求“推特”公司提供一个账号的用户信息,因为该账号曾发布批评政府移民政策和国土安全部的内容。随后,“推特”公司对美国国土安全部及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发起诉讼,要求法院阻止这一“非法滥用专用调查工具”的行为。不过1天之后,“推特”公司便撤回了诉讼。

二三线城市总体成交2359万平方米,同环比分别下跌8%和2%,总体延续了5月的小幅回落态势。同比来看,半数以上城市6月成交低于2018年同期,其中6个城市跌幅超过两成,但也不乏涨幅依旧坚挺的城市,这些城市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如无锡、厦门、福州。环比来看,除西安、苏州受制于近期政策收紧成交有所回落之外,另有11城成交下行,特别是徐州,在供应持续放量的情况下仍难掩成交的疲软。总的来说,二三线城市出现短暂的成交“小阳春”之后逐渐回冷,且城市之间的分化加剧。

(作者为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

一是当商业利益遭遇政治利益,美国企业无法避免不受损。西方资本主义在萌芽之初就承认自由竞争的市场运行规律。由此不断做出努力,希望限制政府边界,确保“利维坦”这一国家巨兽不要过度扩张、侵犯企业这一市场主体的利益。当代古典主义思想家哈耶克更是直接警告政府当权派,如果政府过于强势,必然对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将社会推向“通往奴役之路”。但是这仅仅是思想家的一厢情愿而已,美国政府作为市场监管的主体必然会将其政治利益强加到商业规则的制定中。当企业的商业利益与政府的政治利益发生冲突时,公权对私权的侵犯和迫害极难避免。此次联邦快递在声明中明确提出美国商务部及其“出口管理条例”是在“强人所难”,在迫使联邦快递“不切实际”地对每天经过他们系统的数已百万计的包裹进行管制。这已造成实际经济损失。联邦快递CEO福瑞德·史密斯公布称:“根据规定,我们必须证明那些可能会说出实情或可能不说的发货人遵守这些出口规定。尽管我们每天处理1500万件货物,但如果我们在其中任何一件上出了差错,就会被罚款每件25万美元。”史密斯还详细解释了美国商务部的施压。他表示,根据美国商务部的规定,联邦快递要成为这些进出口管制的警察。目前这份管制名单上大约有1100个实体,上周五(21日)刚刚增加了5家。“这一切都是因为美国商务部的规定,使得联邦快递和其他一些公共承运人肩负起了政府的责任,来阻止进出口。”6月24日联邦快递股价直接下跌2.7%,损失了约12亿美元。就此美国商务部发言人称,他们尚未研究这份诉讼,但希望美国商务部在所谓的保护美国国家安全方面的作用不受影响。这表明美国商务部将以国家安全为名给自己辩护,那么国家安全与企业经济利益孰轻孰重,直接将联邦快递推入了“伦理陷阱”。

八零电子书

上一篇: 探图们市扶贫先进典型村 走进中国朝鲜族百年部落 下一篇: 北京市党政代表团到河北保定市考察 蔡奇陈吉宁和王东峰许勤等出

相关推荐